Zeta阿南QAQ

一个学医的女人
美攻世界财富 宁拆不逆派
不是什么好人
佐鸣 叶黄 莫毛 德哈 堀兼 冬盾
❤佐藤流司❤

©Zeta阿南QAQ
Powered by LOFTER
 

【静临】吉野樱落(静临摸鱼群十一副本)

#静临#

(有一点私设的花吐病paro 全篇都在胡诌八扯)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折原临也蜷缩在树下默默地回忆着,变得模糊的记忆被他艰难地翻出来。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坐了多久,只知道虽然自己冰凉的身体被温暖的夕阳晒了许久,心底却仍然没有丝毫暖意。

 

毕竟自己已是将死之人。

 

他低下头去,自嘲地笑了笑。

  

  

  

早春的东京还尚未脱离冬末的寒意。一个再普通不过的清早,临也刚刚洗漱完毕,无意中向洗手池中一瞥,一点粉白色却无意中闯进视线。他一边随意地擦着头发,一边疑惑地捻起那片花瓣放到眼前细细观察。

 

——大概是樱花的花瓣,就触感来看不太像是假的。

 

——到底是哪里来的呢……嘛算了。

 

急着去处理工作的情报贩子很快就消失了好奇心。他挑了挑眉毛,没有过多在意这片花瓣的来由,就这样随手将它弃于一边。

 

那大概就是被忽略的,一切的开端。

 

 

 

“……嘛总之就是这样!啊,我的理性已经脱轨,赛尔提……赛尔提对我难得温柔的举动,对我来说简直是求之不得!可说是让我不知手舞足之蹈也……”【此处实在不知道新罗该怎么说,胡乱篡改了一点小说原文安了上去,不要在意= =】

 

“你够了吧新罗。这么爱你家赛尔提的话,就去对她本人说这些话啊。”

 

电话另一边是临也的损友,都市传说人物无头骑士的恋人——池袋密医岸谷新罗。今天密医先生难得地打电话给临也,本来目的是为了邀约,结果聊着聊着却开始用自己对恋人的浓浓爱意骚扰起了新宿的情报贩子。

 

“诶?你怎么知道我已经对她说过一遍了?不过听过之后她不知为什么又冲我的幽门部赏了一发爱的重拳呢……这莫非是害羞了?还是傲娇了?哎呀,我家的塞尔提还真是……”

 

“你再这样我挂电话了啊。你也知道,我工作很忙的。”临也冷淡地回复着。

 

“别别别!话说,似乎很久没有在池袋见到你了呢,临也。要不你定个日子来我家吃火锅呀?放心,不会让静雄去的啦,哈哈哈……”

 

突然久违地听到犬猿之仲的名字让临也猛地一怔,然而还没等他对新罗的提议作出回答,喉咙就毫无预兆地传来一阵痒意,让他不禁急急咳了几声。

 

 “临也?临也!”从听筒另一边传来密医有点担忧的声音,“你怎么了……咳得有点厉害啊,是感冒了么?”

 

“啊,没关系……大概只是过敏什么的,你不用担心,我还没那么弱。”

 

“现在正是冬春交替的季节,流感肆虐得很厉害,就算是你也得注意点不要着凉啊。”

 

临也无所谓地耸耸肩,轻笑着接受了好友的关心。然而不知为何,口腔中除了气流剧烈摩擦气管与咽峡带来的丝丝血腥气,还带着一点点像是植物破碎的辛辣味道。

 

不明所以的情报贩子刚放下手机,喉腔却又开始瘙痒起来。他不禁捂住嘴弯下腰去,突如其来的不适让他不住地剧烈干咳,生理性的泪水稍稍模糊了视线。

 

折原临也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就感觉有什么柔软的,极小块的丝绸一样的东西从他的指间滑过飘落到地上,他擦了擦眼角向地上看去——

 

两朵小巧的吉野樱毫无防备地进入他的视线,深色的地板衬得粉白的花瓣与泛红的蕊更加鲜嫩娇艳。本来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季节的东西,现在却安静地躺在自己的脚边。黑发青年皱起眉头,回忆起了自己前几天在洗手池看到的花瓣。

 

然而还没等他想明白,却又看到更多的花朵随着他的胸口的起伏慢慢飘落,口腔里不断掉出细柔的花瓣,牙齿无意划破它们时带出了淡淡的苦涩。

 

临也失神地盯着地上慢慢扩散的白色,决定过几天去新罗那里的时候好好询问一番。

 

 

 

“大概是从一周前开始的吧。暂时还没有什么发热之类的情况,只是时不时地干咳,还会伴随吐花……让我很困扰。”

 

“怎么可能……”密医先生听罢,难得地露出了非常惊讶的表情,“这是花吐病啊。”

 

“那是什么?”纵然临也情报来源广泛也是没有听说过这种怪病。

 

“这是因为单恋之苦……而吐出花朵的奇怪病症,接触到病患吐出的花就会感染,除了吐花之外没有其它的症状。然而,若是一个月后无法表白出口,或者是放不下这段感情,患者……便会死去……”新罗沉重地向对方解释着。

 

他万万没想到,单恋,这个跟临也基本无缘的词语,竟然困扰他到了这个地步。

 

“这只是我很久以前略有耳闻的病症,没想到现实中竟然真的存在……”

 

新罗的尾音停在空气中,接下来是好长一段尴尬的沉默。火锅的腾腾蒸汽缭绕在两人中间,朦胧之中新罗只能看到临也漠然地低下头去,却看不清他脸上什么表情。

 

“……临也?你还好吧?”密医干笑着想要打破凝固的气氛,“哈哈哈,真是的,到底会是谁啊……你暗恋的人,总不会是全人类吧。”

 

“哈,怎么可能。”

 

知道了自己目前的状况,临也的内心反而是无与伦比的平静。

 

“是小静啦。”

 

“诶?”新罗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临也你说什么——”

 

“是小静,平和岛静雄啊……咳咳——”

 

临也想,自己的情况一定是严重了。

 

等他直起身来,眼前的地毯已经被一大片吉野樱所覆盖,点点红蕊夹杂在白的花瓣中间,本是甜美的颜色,却让他心底不住发寒。

 

身边是友人担忧的脸庞,新罗丝毫不畏惧临也身边会传染的花朵,硬是坐到对方身边。

 

“你要怎么做?临也?”新罗严肃地直视着对方的双眼,“去好好坦白吧,我和赛尔提去劝劝静雄,他应该会好好听的。这关系到你的生命,我不能坐视不管……”

 

“呵呵,谁知道。”临也站起身来,随意地打断了友人的劝说,“去跟小静坦白……我还不想死呢。”

 

“可是你不说不也一样是要——临也!”

 

情报贩子利落地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密医的家。

 

 

 

“不是说了——永远别来池袋吗——临也君——”

 

眼前是扔下工作,一如既往地用自贩机向自己打招呼的犬猿之仲,黑发青年压下喉中的痒意,暗暗地咧出一个不怀好意的笑容,心想着真不愧是单细胞,还真是一成不变啊。

 

“哎呦——多危险啊。饶了我吧小静,我今天来可不是为了和你打架啊——”

 

折原临也没有说谎。

 

——我是来见你最后一面的。

 

——然后我就安静地离开你,离开所有人,再也不出现。

 

——这样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我的心意了。

 

情报贩子紧盯着静雄,这样残忍地想着。

 

 

“话说跳蚤……”静雄扔下手中的路牌,疑惑地指了指临也脸上的口罩,“你脸上那玩意是怎么回事?感冒了?”

 

情报贩子没有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冲对方眨了眨眼,“哼,像小静这样的笨蛋当然不知道生病的滋味了……咳,咳咳——”

 

临也话还没说完,熟悉的不适感再次涌上呼吸道,他扭曲着脸庞剧烈地咳起来,一朵朵吉野樱拥挤地堆在脸颊和口罩之间,鼻尖萦绕着樱花的淡淡香气,整个口腔却都是苦涩辛辣的味道。

 

静雄愣愣地看着犬猿之仲艰难地直起身来,仿佛看到了对方口罩后边逞强而紧抿的嘴唇。他下意识地向前走了两步想要扶住临也,然而对方却瞪大了他细长的双眼,突然后退了两步。

 

“小静虽然是个笨蛋……但是被传染可就不好了,对吧?”临也强打着笑容,转过身随意地挥了挥手,“不说了,我还跟别人有约——就先走啦!”

 

“给我站住!”

 

静雄愤怒地冲了出去,很快他就在第三个拐弯处跟丢了人,黑色外套的毛边下摆和它的主人就这样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中。

 

“这个家伙……”

 

池袋的干架机器站在原地不禁握紧了拳头,不过不久他就在空气中嗅到了一丝丝不寻常。

 

——跳蚤他,似乎比起平时臭味小了点……

 

——倒是多了点花香味?

 

从衣兜传来的振动感让静雄回过神来,他掏出手机——是那位无声的朋友发给他的短信。

 

 

 

一路小跑到南池袋公园门口,静雄左右环顾了一圈,很快地找到了他一袭漆黑骑士装的友人。

 

“哟,”金发男人爽朗地开口,“好久不见啊,赛尔提。今天找我出来有什么事?难道池袋又发生什么怪事了?”

 

无头骑士等到对方在身边坐好,才静静从袖子里取出PDA,“怪事什么的倒是没有……不过,你有没有听说,”她迟疑地敲击着键盘,不知道该如何组织语言,“临也他……生病了。”

 

“……哈?那个死跳蚤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折原临也这个词就像是静雄爆发怒气的开关,他一看到这个名字就烦躁地拧起了眉头。不过碍于面前的赛尔提他并没有大发雷霆,只是不耐烦地大声抱怨了一句。

 

黄色的猫耳头盔无奈地左右摇了摇,赛尔提轻轻拍了拍静雄的肩膀让他稍微冷静下来,继续快速地输入文句,“新罗告诉我,他现在病得很重,而且他的病……是跟你有关的。”

 

“……什么意思?”

 

“这么说吧……他最近有没有来池袋找你的麻烦?”

 

“正巧那个家伙今天来过……还没等我揍到他,那家伙就一溜烟跑了,不知道他最近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那临也他……有没有什么反常的举动?”

 

看到PDA上的文字,静雄皱起眉毛,配合地开始回忆当天的场景。

 

“也没有什么异常的……他就是比平时多带了个口罩。那家伙还真是豆芽菜,这么容易就感冒了。”金发男人不屑地撇了撇嘴,“而且他身上不知怎么还带着股香味,明明街边没种什么花……”

 

“就是那个——”黑色的影子腾地从赛尔提的头盔下缘冒出来,她急匆匆地敲打着键盘,简洁地把临也的情况告诉了静雄。

 

沉默地看着屏幕上闪烁的文字,男人的眉头越皱越紧。

 

“花吐病?”静雄严肃地盯着爱尔兰的妖精,“他的病……都是因为我?”

 

“虽然不能完全这么说,但是也……静雄?你要去哪里?”

 

看到对方烦躁地捻灭烟头起身准备离开,无头骑士急忙拽住了静雄的衣袖。

 

“去找临也那家伙!”

 

无奈地注视着友人离开的背影,赛尔提静静地留下了一声叹息。

 

——静雄他……到底要去哪里找临也啊……

 

——但愿他们能有这个缘分吧……

 

——一定要和平地解决这件事啊。

 

默默地在内心祝福了那两个人,妖精小姐也转身离开了公园。

 

 

 

折原临也本人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东京仲春的染井吉野开得正好,樱花园中满林樱花正在盛开,仍带着丝丝凉意的空气里飘着零落的点点花瓣与樱花沁人心脾的淡淡清香。天空像是一整块巨大的靛蓝色画布,几片薄薄的闲云好似画家随意涂抹上去的色块,静静地随风飘动着。西边落日的光芒洒在正盛放的樱林上,整片树林都隐隐约约蒙上了一层金边,一簇簇娴静温柔的粉白花朵像是被点燃了一样,被夕阳染上了热烈鲜亮的橙色。

 

有几缕阳光挤过树冠调皮地照到临也的脸上身上,他没有躲避这些光线,仍凭它们直直照进瞳孔深处,在虹膜中任意折射点亮他暗红的双眼,却点不亮他眸色之中的深沉疲惫与绝望。

 

正巧一阵风吹过,夕阳灿烂的光芒被满树花朵打成细碎的鎏金,映得临也的双眸像是两团冰封的跳动火焰,猛烈地挣扎颤抖却无法逃离表面坚固的冰壳。

 

折原临也一直凝视着天边的夕阳缓缓沉落,等到眼睛被强光照得隐隐发痛才不甘地偏过头去。他收回目光,低垂着双眼看着面前的花瓣发呆。突然临也皱起细眉,剧烈地咳了好几声,大片大片的吉野樱顺着气流从他的喉咙里掉落出来,落到他的黑T恤上甚至他的毛边外套上,随着他胸口的起伏滚落而下,与地上的落樱混杂在一起。

 

他咳得面色苍白嘴唇发青,眼中却湿漉漉的仿佛隐隐有水光流动,不知道是因为阳光的刺激,还是因为刚才的咳嗽而引起,亦或是别的什么原因。

 

临也看着面前几乎快把自己淹没的樱花,突然苦笑出声。他单手捂着眼睛,跌跌撞撞地靠上树干又无力地慢慢滑下。他丝毫不介意树边地上脏兮兮的泥土,就这样坐了下来,屈起双腿疲倦地将自己蜷缩在一起。

 

他沉默着,颓然地将自己的脸埋进膝盖,于是远处的嗡嗡人声传进他的耳朵。三五成群的人群闲适地一边散步一边赏樱,几对情侣依偎在树下你侬我侬着情话,小孩子们嬉笑吵闹着越跑越远。天色渐渐地暗了下去,他听到游客们渐渐地离开樱花林,听到那些他最爱的人类渐渐地离开他——只剩下身边枝条随风拂动沙沙作响。

 

——还有一道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有人踩着地上的落樱,正大步地向着临也靠近,最终在跟前站定。来者似乎是常年吸烟,空气中黏腻的樱花香味被他周围的烟草苦涩味道稀释,反而让临也好受了一点。

 

“真没想到能看到你这副畏首畏尾的样子,临也君啊——”

 

“……小静吗。”

 

——完全在意料之中啊。

 

临也没有抬头,继续保持着他之前的姿势,理也不理他身旁的宿敌。

 

“死跳蚤,你果然在这里。”

 

“……”

 

“怎么这么蔫了?平时那副嚣张样子的你哪去了?”

 

“……”

 

“不理我吗?算了,这次不想揍你,只是想来告诉你一件事。”

 

静雄深吸了一口气,有点犹豫地开了口。

 

“新罗那家伙……一直很担心你,所以……今天赛尔提约了我出来,把你的事情告诉我了。你的病,我已经知道了,所以……”

 

听到这里,临也猛地抬起头,盈满水汽的双眸直勾勾地盯着站在他身前的金发男人。

 

“小静,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果断地打落了静雄想要扶住他的手,“你是在嘲笑我吗?是在可怜我吗?是在同情我吗?”

 

临也咄咄逼人地接近静雄,虽然身高他完全不占优势,但是他此刻凌厉的态度让他看起来像一把刚刚开刃的,锋芒毕露的匕首。

 

“很难接受是吧?呵,多么悲哀。在心底隐藏了这么久的秘密终于被无情地戳破了啊——”临也冷冷地笑起来,“而且我还是对一个男人,对你这个怪物——咳,咳咳——”

 

他一把吐掉嘴里的花朵,嘲弄地上下扫了一眼面前的宿敌,“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心,到这里就够了,你走吧。”

 

 

静雄垂着眼帘,沉默地承受着宿敌的歇斯底里,等到临也撇过头去,他才猛地抓住了对方的肩膀,冲临也大声吼着——

 

“那你现在这样惨兮兮地一个人呆着,像什么话!做给谁看!”

 

“我之前认识的那个自信的,狡猾的,骄傲的,目空一切的折原临也哪里去了!”

 

“你这样口是心非……不过是在逃避你的心!”

 

“不就是一句话吗!说出来有这么难吗!”

 

静雄强硬地把临也再次扭到一边的脸掰回来,迫使他直视自己的双眼——

 

“你还不明白吗?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偷偷地逃走啊!”

 

折原临也怔然地看着静雄,对方那对琥珀色的眸子像是两湾幽深却温柔的湖水。

 

他觉得自己快要溺死在对方的双眸中了。

 

他发誓,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平和岛静雄露出这样心痛又无奈的表情。

 

“临也老弟,你给我记住,你只能死在我手里……”

 

“所以在此之前,你可得好好活着啊。”

 

静雄话音刚落,临也就得到了一个灼热到炙人的拥抱。

 

 

——呵呵,该说小静不愧是怪物吗……

 

——就连体温都这么高啊,为什么会有人这么温暖呢。

 

——快要融化了啊。

 

——怎么办……还是逃不过吗……

 

——承认吧,我终究是害怕了。

 

——即使想要违背真心,可是我能逃过死亡么?

 

——要口是心非多久?何必否认心声呢?

 

——面前的这个人……

 

——分明是想要接受你的啊。

 

 

“喜欢你啊……”

 

风儿温柔地掬起地上零落的花瓣,再将它们在空中扬起,一朵朵盛开的染井吉野在他们身边缓慢地飘落。

 

绽放得那么灿烂那么娇艳。

 

仿佛花期静止,永不开完。

  

  

【END】

  

 

 

大家的评:

 

云墨冰:

作为一群虐心玻璃渣里难得的糖,我起初甚至产生了“是不是我乐天主义理解错了”这样的想法_(:зゝ∠)_后来甚至细思恐极自行扭出个BE理解,我自抽自己3巴掌。

花吐症是个很有意思的梗,整篇文章的风格都有一种pikapika的清新感。花吐症的来由是一方的单恋,这个用在临也身上本来会让人觉得有些违和的,但通过南文字间情感的铺垫,试这一切变得合理;人物性格也没有因为单箭头而弱化( * ∀ * )so nice,敢于告诉新罗却不和静雄本人索求一个吻来化解,这也是临也的萌点所在呢ww(抱歉次起糖来我整个人都high起来了)。

但是吧,鲜为人知的性格描写个人感觉抓得还不是太到位(临也从的速度也太快啦xx)临也是不会那么爽快告诉新罗的吧,包括新罗电话里让他好好休息,我家新罗对林业哪有这么温柔→_→(bu)。总体来说不错,请再接再厉w

 

 

阿墨:

 

……觉得自己这一篇可能挑刺多过夸奖。

开头一节暂且不说,临也第一回发现樱花的一节我觉得处理的还是非常好的。

下文如果单单是想要引出临也听到静雄二字就会吐花瓣的话是没有必要用新罗那么多话来引出的……以及【折原临也好不容易才止住咳嗽,就感觉有什么柔软的,极小块的丝绸一样的东西从他的指间滑过飘落到地上】这个丝绸的比喻真是……无言以对。

下面,临也和新罗的对话。我觉得就算后面标注了诸如【临也因为觉得自己即将死去所以变得坦荡起来能够直面自己的感情】此类,但是临也的性格一定不会那么直白地、没什么太大起伏而就说出自己的情感。并且,迅速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单恋对象是小静什么的……我能理解为他其实早就意识到了吗?

继续。临也的性子在知道自己喜欢静雄后肯定不会选择瞅他一眼就离开……难道不该拼死拼活上去调戏小静吗xxx【←别理】两个人互动很符合原著和他们的日常的,静雄从塞尔提处得到临也的病症相关信息很合理,好评。

心理描写和环境描写棒棒棒棒棒。放在全文来说也不失为一大亮点。喜欢结尾的对话和一系列的动作,虽然语言好言情啊x结尾擅自理解成HE了别介意,留出的空间蛮大的(:з

总的来说流畅度和完整性挺高的了,作者你别抽我我这都是个人意见xxxxx

 

 

馍:

  

正统花吐症的梗然后意料之中的HE。太正统了所以并没有什么好讲哒【。

剧情方面流畅度ok,采用了插叙的方法,但是同样有一个问题,在使用空行分割场景的时候,请注意把插叙和非插叙的部分区分开来,第一遍我就是按正常时间轴看下来的似乎也没有什么问题,咳。都是空行两行谁知道居然有插叙啦QWQ

 

人物方面,我怎么觉得,最后静告白那里,有点儿违和呢……大概我印象里的静不会那么……态度是没什么问题但是这个台词非常的心灵鸡汤啊,非常的不简单粗暴啊x而且【心痛又无奈】这形容总觉得怪怪的。也许是我家静临的形象已经朝一个不太对的方向跑远了……但是!因为非常言情!所以非常甜!我喜!【咦。

 

描写,啧。虽然我看见南非常努力地在加描写了,但是,整篇文章还是以对话为主的嘛……也许是受了原著小说的影响?嘛这方面就不多做评论了。但是那个大段的环描和心理描写,心理描写挺好哒,环描就有点多了,相当于是看图说话把一张图片里所有画出来的东西都进行了描写,结果没有详略,以至于环描给剧情服务这方面的功能就弱化了。讲真,你框出来的环描,第一段可以删好多,反正那些比喻句也没有什么大用就是为了让描写更加生动形象一点……会不会太严厉了唔?后面两段挺好啊,结合了临也的心理w

然后看看描写这部分的文字密度,突然变得好大,简直就是…感觉一幅画上突然一坨颜色没有抹开,或者本来在吃松软的面包结果下一口咬到石头x咯牙,而且眼睛一下子boom【。像南这样本来并不擅长加很多描写的,可以尝试一下随手加几句碎的描写进去,而不要突然大段地堆砌,这方面……去问稀吧,稀的描写都是散的,但是很恰当。

 

吐槽:把你那个粉红的作者有话说删了,特别出戏好么!

最后再说一遍,糖,我喜x

 

 

不明白液:

 

  这是我第一次看花吐paro,觉得开头还不错,挺吸引人的,相对而言后面的发展太过刻意和狗血了,像韩国电影【这啥破比喻哦。。。】这里说的可能有些过分,但我的确觉得这套路是非常正统的小言,不喜。

  文笔尚可,有一点我喜欢的轻小说的味道。作者是后面为了努力扩充文章篇幅在加环描对吧?比较教科书式的环描方式,看的时候总会联想到初中时做的厚厚的一本阅读之星……总体还算不错的,下次可以尝试融入得自然一点,有时不一定要描写的非常详细。

  【只知道虽然自己冰凉的身体被温暖的夕阳晒了许久,心底却仍然没有丝毫暖意。】稍微有点拗口,考试病的我想去修改,还是忍住了_(:з)∠)_

  【此处实在不知道新罗该怎么说,胡乱篡改了一点小说原文安了上去,不要在意= =】嘛……这个注意一下吧,我们这是在练习群所以还好,假如这个是公开发布在别的地方,这句话可能会成为把柄哦,不知道新罗该怎么说还是要加油练习,直接去找馍取经吧hhhhhh

  剧情和人物我就联系在一起讲了吧。嗯,这是糖,很甜的糖,但是我有蛀牙【。首先临也发现自己有花吐病第一时间就明白是自己想么么哒静雄,我觉得这很不科学哈?好,把这个当做临也活这么久第一次如此实诚吧√那后面静雄的反应我就更是觉得不科学了,包括结尾,起一身鸡皮疙瘩……直说吧,我觉得很OOC。

  嘛,有人会把这个当糖吃,可惜这是CP观的问题,那就没办法了。希望下次能看到作者文章整体的进步,不要求作者跟我CP观相合。这样的发展不是不可以,但需要足够的剧情来引导,这里是太过突兀了,之前还是相杀的关系一秒变相爱,我的蛀牙啊啊啊_(:з)∠)_……

  

  

千岁茶: 

 

第一眼看到题目的时候看到了吉野,脑子里瞬间蹦出了穿着华丽厚重和服的花魁,用大红色的胭脂描出上挑的妩媚眼角——因为有看题目猜文风的习惯,开始我以为这篇文的文风总体会呈现出一种瑰丽的色彩,但是开始阅读之后立马就被这个淡粉色的文风捕获了,在篇幅算得上是蛮长的情况下节奏也把握的好棒。。。文字的流畅度也好高哦。。。啊我爱这篇文。情节不算是特别出乎人的意料,节奏也不是特别紧张,最吸引人的大概就是那种有些小闲散小忧伤的氛围吧,氛围营造的好棒w然后不足大概就是。。。人物有点少女?不过这个可能和我的个人偏好之类的有关ww

(可能还会有,会陆陆续续放上来。)


 

写在后面

 

妈个蛋,今天电脑抽风了四遍,每次抽风都甩掉我几百字,补的时候我都快忘了上一次怎么写的了……总之最后写的烂不说,还不情愿地迟到了。

终于写了心心念念的花吐病的梗,本来想BE掉的,结果还是心软了【

为什么这么少女的原因是十一回家之前看了世界第一初恋……满脑子都是pikapika的樱花各种飞……你们懂的。

 

怎么说呢,这篇文因为匆忙,写得并不满意,可能以后会继续填或者打掉重写【严肃

 

by 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