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ta阿南QAQ

一个学医的女人
美攻世界财富 宁拆不逆派
不是什么好人
佐鸣 叶黄 莫毛 德哈 堀兼 冬盾
❤佐藤流司❤

©Zeta阿南QAQ
Powered by LOFTER
 

【静临】难以复原之缘(静临摸鱼群14期周练)

#静临#

(很开心的发了便当 临也死亡注意)

 

 

 

  平和岛静雄沉默地站在折原临也的墓碑前。

 

  墓碑上用精巧的工艺雕刻着主人的名字,材质并不是传统的大理石或花岗岩,而是与折原临也本人的风格完全不符的,剔透的玻璃。

 

  金发男人站在最前面,他挤过人群的时候大家自动地为他让开了一条路――没有什么人胆敢阻挡他这位池袋最强的脚步。他与赛尔提擦身而过时,爱尔兰的妖精小姐像是一副有话要说的样子,但是她还未来得及伸出的手却被身边人的一只手轻轻地盖了下来。岸谷新罗难得没有穿他那套白大褂,他凝视着静雄前进的背影没有做声,转过头冲着自家恋人无声地摇了摇头,神情严肃得像他身上笔挺的纯黑西装。

 

  静雄凝视着透明的墓碑,光滑的表面隐约地反射出他背后两个少女的纤细身影。折原双子并没有像普通的失去兄长的妹妹们那样放声痛哭,当然更不可能像她们平时讲着“阿临哥还是去死吧”的玩笑话的随意,她们只是沉默地站着,紧紧地互相牵着手。舞流深深地垂着头,长刘海挡住了她含着眼泪泫然欲泣的娇嫩脸庞,九琉璃则紧紧咬着嘴唇,神情复杂地紧盯着偶像的兄长。

  还有门田他们,临也生前的信徒们,甚至情报贩子少数的生意伙伴——

  在场的所有人都在沉默地注视着那个算是杀死了折原临也的男人。

 

 

  

  静雄垂着眼睛承受着众人的目光,却不由得回想起了自己的小学时代。

 

  那个轻轻递给他一瓶牛奶,蹲下身对他温柔地微笑的大姐姐,却被静雄自己最讨厌的暴力伤害了。看到她被别人欺负,只是单纯地想要保护她,身体就不受控制地冲上前去,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站在一地碎玻璃中,店员姐姐被自己牵连而倒在一边,周围是一片惨然的黄昏。

 

  从此以后静雄和幽再也没有驻足那家店的门口。他与那个姐姐的缘分,就像那被自己打碎的玻璃橱窗一样,再也无法复原了。

 

 

 

  他抬起头望向远方,同样是一片寂然的黄昏,灿烂的霞光透过玻璃墓碑打在静雄的眼里,衬得他一对琥珀眼眸深邃而又绝望。

 

  还真是相似的场景呢。

 

  静雄摇了摇头原地扔下一声苦笑。

 

 

 

  人群随着天色的渐晚慢慢地散去,静雄向前了两步,慢慢地靠上了临也的墓碑。同时一道人工的光线进入了他的视线。

 

  「静雄……临也已经……你就放过他吧。」

 

  他看向身旁一脸凝重快要融进夜色的两位友人。

 

  “你们不会是以为我要把这东西砸碎吧?”

 

  他无奈地轻笑了笑。

 

  “不会了。”

 

  “我已经不会……再打碎什么了。”

 

  静雄转过身去,温柔地伸出手轻轻拥抱冰凉的玻璃墓碑。

 

  像是对待一个好久不见的挚友。

 

 

 

 

  大家的评:

云墨冰:

呜啊///拥抱墓碑如同挚友w我实在是太喜欢这个细节啦w感觉读的还不够味!撒娇打滚。这篇很对胃口的说w

 

花九:

虽然我没看出来这篇是谁…但是九打算开喷了。玻璃墓碑的设定首先就是一个非常微妙的地方,可以正常也可以很玛丽苏x但是后面的描写能看出作者的词汇掌握上的欠缺,比如“泫然欲泣的娇嫩脸庞”这样的词之后还是少用为妙,这些词本身可能没什么,但是由于九比较抠字so看到它们的时候就一股晋江小言风铺面而来……所以九建议作者下次选词时稍微注意一下比较好。

 

棠:

玻璃做的墓碑吗,作者的意思是明白了,但是就事实上真的不太合理,下次开洞请考据。别的我不做太多评价,就剧情人物方面,我不是太看好,请更加努力吧。(人物方面最大的毛病就是没有考虑到一方死亡后另一方的感受,毕竟是厮杀多年的犬猿之仲,就静雄结尾的表现其实算得上是OOC了,如果想要合理表达的话,建议多铺垫。)并且人物描写方面我有一点意见详情请作者参考九九的评论,很好的提出了问题。

 

阿墨:

玻璃的墓碑总感觉很神奇的样子……剧情有种违和感当然只是我个人的看法。从末尾来看小静对临也并不是单纯的恨,那么又为什么会杀掉临也呢?还有,虽说临也被杀死的过程在这里并不多么重要但私心还是希望能提及一下。描写细致,语言精巧,这一点好评。


 

 

写在后面:

小生最近在学校社团里带丢啦的cosplay舞台剧,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像攻防指挥一样,讲话像机关枪突突突突突突突xxx

然后周四晚上安排人去录音,全程默默地看着演静临的那对死现充【一男一女。异性恋!烧起来!】在一边大放闪光弹,之后我不知为何灵光一闪【什么鬼】回寝室之后就一口气写完了这篇【没错单身狗被虐之后要放刀片了你们怕不怕! 

 

上周写的是手术的梗,但是三次元爆炸,组培实验考试还考砸了,完全没有周练的思路……我只能每天晚上在寝室写那么一点点,最后勉强算完事了。但是死线的时候正好在开会,所以没有交上去,有点糟心……一怒之下我就删了。当然手稿并没有扔……

然后这周算是有一点刻意地符合了上周的主题【无对话交流】,算是两次的作业一起交了?【才不是

 

其实【玻璃制品】主要的脑洞还是在静雄小时候打碎的橱窗……因为他自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敢进那家店,小静的初恋【???】就这样狗带了,在他心中一定是个遗憾的回忆。然后想要再代入一下临也死亡设定会怎么样呢?先不管具体是怎么死的【因为我也不知道,别打我】,小静杀死临也的时候,就像是打碎了他与临也之间的那层玻璃橱窗——这样就算是斩断了他们之间的缘分。【对我野良神看多了最近ARAGOTO狂欢中!!有同好站夜雪嘛!!【你走

然后静雄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身边的一个人又因为自己的暴力的缘故离开了,虽然是离开的是犬猿之仲,但是他不希望自己变得越来越孤独。所以在参加临也葬礼的时候说了【我已经不会再打碎什么了】就是他希望自己和临也之间还通过这个墓碑存留着缘分,即使是互相憎恨。

又感觉只是这样的话【玻璃】好像还不够,于是百度了一下有没有玻璃制的墓碑……还真有【。】,然后就这样只花了一个小时就一口气写完了手稿,第二天放到手机里的时候简单改了改,开心地交上去了。这可能是我写得最爽快的一次吧【

然而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个橱窗也是【玻璃】的啊啊啊啊!!有点桑心。

 

怎么说呢,虽然一开始就设定了社长死亡……但是我作为一个临痴,感觉这么安排已经不算很虐了。至少在临也葬礼的时候,在他生命中有所交集的人都差不多来了,而不是像他被淀切阵内捅之后住进医院除了间宫爱海来看他【还是为了来搞死他的】始终孤身一人。哦我心就是这么大,来打我啊【

 

大概想解释的就这些,可能文笔等各种方面我还是不到位,但是这次能生产得这么流畅……我还是很开心的XD

真希望以后每次开脑洞都能这样啊【

 

 

by 南